“数字经济”是高质量发展的“新能源”


  数字经济可简单地概括为经济活动的信息化,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指挥棒”。

  12月10日至12月12日,备受关注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举行,会议提出2020年六大重点任务,在“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任务中,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这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也意味着发展数字经济对于推动高质量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数字经济有着两种理解方式,我们习惯于用具体的事物来形容数字经济,比如大数据、人工智能或区块链等新技术,或金融科技、新零售等新产业、新业态,都属于数字经济的范畴;但其实,数字经济可以简单地概括为经济活动的信息化,以信息化来理解数字经济实际上也就真正触及了数字经济的核心。

  数字经济可以分为三个大的板块,一是信息输入端,二是信息处理端,三是信息输出端。早在本世纪初期,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的算法便已成为编码工作的宠儿,但碍于数据收集、存储技术的不成熟,人工智能缺乏相应的数据基础,并没有发展到产业级别;如今随着计算机相关技术的成熟,早已成熟的算法也焕发了生机,这正说明了数字经济首先是信息的经济,其次是技术的经济。

  中央经济会议提到,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实现我国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换只有创新。

  实际上,空间视角下,我国的劳动力供给依旧可观,远没有达到“刘易斯拐点”,资本方面,虽然随着我国商品市场、资本市场的逐渐完善,资本的自由流动相较其他生产要素而言更加通畅,同时配置效率也基本达到市场要求,但数字化发展对于资本的意义依旧重要。未来信息对于资本的赋能一方面在于继续改善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另一方面则在于速度,随着信息化水平的提高,投资不单单在拼眼力,也将步入拼速度的阶段。

  最后,数字经济发展对于生产方式的改变、对于打好三大攻坚战也有着重要的意义。

  首先是脱贫方面,一方面数据可以精准定位、精确扶贫,另一方面,数字经济能够助力发展,打好经济基础。

  其次是环境方面,数字经济发展最大的特点在于其发展方式是生态环境友好型。以投资为主的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在过去对我国生态环境造成了相当程度的破坏,而数字化经济的到来在不改变投资发展地位的同时,将有效解决粗放型发展方式问题。

  最后是风险方面,数字经济的一大优势在于, 它是客观的指导,实体经济端,它意味着企业得以提前了解客户需求,避免不必要的资源浪费,真正实现按需生产;金融端,它意味着更准确的风险刻画,全方位形成对风险的把控。

  □盘和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